江西快3 500期走势
歡迎訪問漢中仲裁委員會正規權威官方網站,我們提供優質的仲裁服務。公正、公平、高效! 設為主頁 | 收藏本站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仲裁園地  
仲裁工作簡報(2018年第9期)
文章來源:       發布時間: 2018-09-30       

 

仲裁工作簡報

 

(二〇一八年第九期)

(總第97期)

 

漢中仲裁委員會辦公室                       2018年9月25日

 

   

 

?仲裁動態  

發揮金融仲裁優勢 服務經濟社會發展

?工作交流

商事仲裁領域侵權糾紛的裁決邊界(下)

?以案說法

合同上的前任法定代表人簽字蓋章是否影響合同的效力?

?法海拾貝

公章、合同專用章、財務專用章均可用于簽訂合同?

 

 

 

 

 

 

 

 

 

?仲裁動態

 

發揮金融仲裁優勢 服務經濟社會發展

      當前,我國經濟正由高速增長向高質量發展轉型,這是新時代經濟發展的方向。而提高金融發展質量,既是經濟發展的必然要求,也是金融業自身發展的需要。自黨的十九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對我國金融行業的改革與發展高度重視,從全局和戰略的高度提出了一系列新的政策和要求,逐步形成了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金融發展思想,圍繞“五位一體”“四個全面”和兩個百年目標,重塑了金融調控、監管、服務體系,使金融發展更好地體現基礎性制度要求和社會價值。

我國金融業發展迅猛,隨之而來的金融糾紛也日漸增多。在這一過程中,金融仲裁因其自身特殊的優勢扮演著化解糾紛的重要角色。

  與世界發達國家相比,我國金融仲裁起步稍晚。2007年12月,我國內地首家金融仲裁院才在上海成立。近十余年來,我國金融仲裁如雨后春筍般的發展,廣州、深圳、武漢、重慶、杭州等地的金融仲裁院相繼成立。這些年,我國金融仲裁機構在解決金融爭議方面發揮著很大的作用,解決爭議范圍包含借貸、證券、基金投資、保險合同糾紛、投資金融糾紛等。

  據了解,我國目前仲裁制度在解決金融糾紛中的利用率遠遠不及訴訟,未能充分發揮其裁斷糾紛、化解矛盾的功能。據上海仲裁委公開披露,上海金融仲裁院2017年的受案數僅有592件,而同年上海法院系統受理一審金融商事案件數量已經達到17.9萬件。經有關學者調查發現,商業銀行在選擇訴訟與選擇仲裁的偏好之間的差距有10倍左右之多。在金融糾紛高發、頻發的今天,如此之低的仲裁受案比例嚴重阻礙了仲裁制度在多元糾紛化解機制中應當具有的作用。

  上述調查數據顯示,與各類經濟金融糾紛增長的速度相比,我國社會對于金融仲裁的了解和利用程度還遠遠不能匹配,仲裁法律制度的社會影響力依然偏低。事實上,在大量由存款、貸款、股票、基金、擔保、典當、期貨、外匯、票據、保險以及信用證、銀行卡等各類金融交易和金融服務所引發的糾紛、沖突中,包括商業銀行在內的當事人之所以不選擇仲裁作為解決糾紛、沖突的方式,多數就是因為對仲裁制度不夠了解,甚至存在諸多誤解,以至于在糾紛發生前后出現仲裁約定不明確、達不成仲裁協議的問題。與此同時,隨著互聯網時代的發展與大數據的發展,新金融類型的不斷出現也給金融仲裁帶來了巨大的挑戰。

  因此,為了促進仲裁制度在金融糾紛化解中的作用、減輕訴訟爆炸帶來的司法壓力,政府法制部門應當積極傳播仲裁法律知識、宣傳金融糾紛仲裁的優勢及特點,仲裁機構應當主動與金融機構等主體進行溝通,使金融糾紛的當事人認識到,仲裁制度的高專業性、高效率性、高靈活性更加適應日益復雜多樣的金融糾紛。我們可以相信,一旦金融機構對仲裁法律有了更多正確的認識,便會積極運用金融仲裁作為提前規避風險、維護自身權益的方式,以促進金融仲裁繁榮發展,保障我國金融市場穩定、和諧。

  對于我國的金融行業和金融仲裁來說,改革和發展都是順應時代的必然轉型。這些變化既顯示了前進的步伐,也鐫刻著歷史的車轍。金融仲裁的發展本身就是在實踐中不斷完善的過程,也是一個曲折復雜的過程,很難一蹴而就。但只要堅持方向,堅守初心,金融仲裁必將為我國經濟發展注入新的動力,推動金融發展質量邁上新的臺階。

?工作交流

商事仲裁領域侵權糾紛的裁決邊界(下)

三、侵權糾紛在商事仲裁領域應當存有邊界

侵權糾紛在我國當下法律體系內具有可仲裁性,但不能說所有的因合同糾紛或與合同相關的侵權糾紛都能約定仲裁解決,否則不符合我國對所加入的《紐約公約》所作的商事保留,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第二條和第三條對仲裁范圍的規定。

(一)具有身份關系和人身權屬性的侵權糾紛應當排除仲裁

具有身份關系的糾紛不得仲裁。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第三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下列糾紛不能仲裁:(一)婚姻、收養、監護、扶養、繼承糾紛;”婚姻、收養、監護、扶養和繼承都是具有極強的自然人身份的法律關系。該條以列舉的方式列明了最具代表性的幾種具有自然人身份的法律關系不能仲裁,雖然該法條在繼承后未采用“等”字進行慣常兜底式的描述,以囊括具有身份關系的糾紛。但從該條的法律規范目的可以看出,對于具有自然人身份關系的法律糾紛直接采取排除仲裁的方式,未有諸如“法律另有規定或當事人約定除外”等回旋余地,足見對具有身份關系糾紛排除仲裁的徹底性和堅決性。《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二條第二款中規定的民事權益,其中生命權、健康權、姓名權、名譽權、榮譽權、肖像權、隱私權也均包含有自然人身份屬性。按照比附援用的原則,婚姻、收養、監護、扶養、繼承糾紛被排除仲裁,那么侵犯自然人的生命權、健康權、姓名權、名譽權、榮譽權、肖像權、隱私權等皆具有自然人身份屬性關系的權利自然也不能仲裁,否則,有違仲裁法立法規范目的。

同時,具有人身權屬性的侵權糾紛也不得仲裁。人身權又是民事權利中最基本、最重要的一種,人身權直接與權利主體的存在和發展相聯系,對人身權的侵害就是對權利人自身的侵害。按照《侵權責任法》第十六條規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損害的,應當賠償醫療費、護理費、交通費等為治療和康復支出的合理費用,以及因誤工減少的收入。造成殘疾的,還應當賠償殘疾生活輔助具費和殘疾賠償金。造成死亡的,還應當賠償喪葬費和死亡賠償金。”該條規定的是財產性損害。 第二十二條規定:“侵害他人人身權益,造成他人嚴重精神損害的,被侵權人可以請求精神損害賠償。”該條規定是非財產損害。人身權損害的典型就是存在非財產損害。仲裁法第二條規定中的財產權益糾紛,顯然不包括非財產損害在內。人身權損害兼具身份關系和非財產損害的特點,如仲裁協議的一方當事人以他方當事人的違約行為給己方造成人身損害,申請人以侵權請求權為基礎申請仲裁,自然也不符合仲裁法第二條的規定,當然應排除在仲裁之外。

(二)可以仲裁的財產權益侵權糾紛應當是與合同關系具有關聯性

仲裁的管轄依據即當事人之間的仲裁協議,裁決的內容亦不能超過仲裁協議的約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2006〕7號)第二條規定:“當事人概括約定仲裁事項為合同爭議的,基于合同成立、效力、變更、轉讓、履行、違約責任、解釋、解除等產生的糾紛都可以認定為仲裁事項。”該解釋對仲裁當事人之間的合同糾紛進行了外延擴張性解釋,相應的因合同而產生的侵權行為也應與合同具有關聯性,即因合同成立、效力、變更、轉讓、履行、違約責任、解釋、解除等而產生的侵權糾紛才屬于仲裁的管轄范圍。新近的案例顯示,司法對與合同具有關聯性的侵權行為的審查有收緊的趨勢。如寧夏靈漢實業有限公司與寧夏閱海實業集團有限公司財產損害賠償糾紛上訴一案(2018)寧民終81號。寧夏回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認為:本案訴訟是上訴人繼(2016)銀仲字第343號裁決書之后,基于被上訴人于2017年2月26日將1680畝水域的水抽干,將魚占為己有的行為所提起的財產損害賠償之訴,該訴請并非針對雙方簽訂的《閱海水面聯合經營合同書》履行過程中的合同之訴,故一審認定本案系雙方在履行《閱海水面聯合經營合同書》發生的爭議,依照合同約定應當由銀川仲裁委員會管轄錯誤。上訴人主張《閱海水面聯合經營合同書》第十二條約定在履行本合同期間發生爭議提交銀川市仲裁委員會仲裁,是合同之債產生糾紛時的解決方式,約定仲裁的范圍是合同之債,本案中上訴人的訴求不屬于合同約定的仲裁范圍的理由成立。但從該裁定書反映的事實可以肯定的一點,被上訴人亦只有依據《閱海水面聯合經營合同書》的約定才有可能占有該水域,那么該合同與侵權之間是否具有關聯性值得商榷。

又假如在房屋租賃合同關系中,第一種情形:承租人在租期內故意毀壞租賃房屋的裝修;第二種情形:承租人在租期屆滿逾期返還出租人租賃房屋期間故意毀壞租賃房屋的裝修;第三種情形:仲裁已裁決承租人返還出租人租賃房屋,承租人在未履行裁決期間故意毀壞租賃房屋的裝修;第四種情形:承租人在租賃期限屆滿后履行了租賃房屋的返還義務,但利用私自所配鑰匙進入租賃房屋故意毀壞租賃房屋的裝修。對于第一、二種情形中的侵權行為,顯然是在合同履行過程中產生的,與合同具有高度關聯性。對于第三種情形,因仲裁裁決的作出而切斷了合同與侵權之間的關聯性,寧夏回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在(2018)寧民終81號一案中實質上采取的就是這樣的觀點。對于第四種情形,侵權行為自然與合同之間沒有了關聯性。因此,判斷合同與侵權的關聯性,仍應當以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二條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2006〕7號)第二條規定為依據,即因合同成立、效力、變更、轉讓、履行、違約責任、解釋、解除等而產生的具有財產權益的侵權糾紛可以進行仲裁。

(三)非合同關系產生的財產權益侵權糾紛可以成為仲裁的裁決范圍

按照仲裁法第二條規定的其他財產權益糾紛,應當是基于非合同關系產生的財產權益糾紛,如因海難事故而產生的財產權益糾紛,雙方依據達成的仲裁協議選擇侵權請求權基礎進行仲裁,即屬于非合同關系產生的財產權益侵權糾紛,可仲裁性自無疑議。但這種非合同關系產生的財產權益侵權糾紛,大多在糾紛形成前不可能達成一致的仲裁協議,絕大多數都是在糾紛發生后經協商一致后達成同意仲裁的協議。目前部分地區推行的交通事故仲裁,如《哈爾濱市人民政府關于在市區內推行仲裁方式解決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爭議的通知》(哈政發法字[2011]15號)第一條規定:“道路交通事故當事人在公安交通管理部門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責任認定后,自愿選擇仲裁方式解決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爭議的,可以向哈爾濱仲裁委員會設在各級公安交通管理部門內的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爭議仲裁受理處申請仲裁。”2013年7月貴陽仲裁委員會貴陽市道路交通事故仲裁調解中心正式成立。湛江仲裁委員會也在2015年4月開始調解并仲裁確認道路交通事故。西寧仲裁委員會也在2017年10月,在市交警支隊一大隊事故中隊掛牌試點運行西寧仲裁委員會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仲裁調解工作站。即是這種非合同關系產生的侵權糾紛事后達成仲裁協議進行仲裁的典型。但交通事故如果單純只有財產損害,沒有涉及人身權損害,則納入仲裁處理自無不當。如果涉及人身權損害,則不符合仲裁法第二條、第三條的規定,應當不能進行仲裁。當然,如果交通事故各方就人身損害和財產損害達成了賠償協議,就賠償協議的履行發生爭議約定仲裁,因具有人身屬性的財產糾紛和非財產損害賠償已經轉化為給付之債,屬于債務不履行爭議,當然可以進行仲裁,但請求權基礎已是違約請求權而非侵權請求權了。

(四)仲裁協議一方當事人與非仲裁協議一方當事人對仲裁協議一方當事人的共同侵權糾紛,仍應當肯定仲裁協議當事人受仲裁協議的約束。

仲裁的自愿性和平等性決定了仲裁沒有追加第三人制度的基礎,但仲裁協議一方當事人和非仲裁協議一方當事人基于同一事實對仲裁協議一方當事人的共同侵權行為客觀存在。最高人民法院雖然對此觀點有所反復,但應當堅持最高人民法院在廈門豪嘉利商貿發展有限公司與洋馬發動機(上海)有限公司、洋馬株式會社管轄一案(2015)民四終字第15號案件中的裁判宗旨。這樣既符合當事人意思自治的法律后果,同時也可防止虛列共同侵權人而逃離仲裁的管轄。仲裁協議當事人在仲裁過程中獲得或未獲得的救濟,并不影響仲裁各方當事人向非仲裁協議當事人進行權利救濟。相反,發生法律效力的仲裁裁決書還可以作為其他救濟程序中的證據使用,不存在出現權利救濟的程序拖延和障礙。

四、正確的請求權基礎選擇對當事人利益事關重大

對違約請求權和侵權請求權的選擇,無非權利人為獲得更大的救濟收益,但獲得更大權利救濟收益的前提是請求權基礎的正確選擇。正如前述案例,最高人民法院于2012年11月30日作出的關于西霞口船廠訴荷蘭西特福、芬蘭瓦錫蘭一案的終審裁定書,西霞口船廠雖以侵權請求權基礎上擺脫了仲裁的約束,在隨后的法院一審、二審過程中均獲勝訴。但最終經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民再16號再審認定:西霞口船業請求西特福公司、穎勤公司承擔共同侵權責任,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案中,西霞口船業的相關請求均是基于合同的約定,屬于違約損失的范疇,在性質上屬于合同債權。本案沒有證據表明瓦錫蘭公司提供舊主機使西霞口船業遭受合同履行本身及可得利益等合同債權之外的損害。合同相對人之間單純的合同債權屬于合同法調整范圍,而不屬于侵權責任法調整范圍。對于單純合同履行利益,原則上應堅持根據合同法保護,不應支持當事人尋求侵權責任救濟。西霞口船業就其合同履行利益損失請求合同相對方瓦錫蘭公司承擔侵權責任,沒有法律依據。遂撤銷本案一、二審判決,駁回西霞口船業的訴訟請求。最高人民法院準確闡釋了侵權責任法原則上不調整合同債權這一法律原則,起到規范裁判尺度的作用。合同債權作為一種重要的民事權利,《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二條并沒有將其明確列入該法保護范圍,表明侵權責任法不調整違約責任。西霞口船廠的權利救濟相當于又回到了起點,教訓慘痛值得引以為戒。

五、結語

綜上所述,侵權糾紛在我國當下法律體系中具有可仲裁性,但不能脫離仲裁法第二條、第三條的規定以及我國對《紐約公約》所作的商事保留。對于涉及身份關系和具有人身權屬性的侵權糾紛應當排除在仲裁之外,與合同具有關聯性的財產權益侵權糾紛、非合同關系產生的財產權益侵權糾紛才能納入仲裁的視野和邊界,在仲裁協議一方當事人與非仲裁協議一方當事人對仲裁協議一方當事人的共同侵權糾紛,仍應當肯定仲裁協議當事人受仲裁協議的約束。申請人對請求權基礎的正確選擇對其后權利獲得救濟的程度具有高度關聯性。

            (來源:自綿陽仲裁委員會網站 作者:周高彥)?以案說法

合同上的前任法定代表人簽字蓋章是否影響合同的效力?

【案情簡介】申請人甲與被申請人乙公司于2008年11月28日簽訂了《投資租賃合同書》,合同約定:由申請人先行投資60萬元作為承租被申請人所建大廈一樓門面房租金之預付款,并約定租金必須優惠,并以此60萬元及其利息抵頂房屋租金,之后,被申請人又以公司資金緊張為由,先后讓申請人預交租金32萬元,申請人共計預付92萬元租金,2013年12月26日申請人與被申請人簽訂了一份《房屋租賃合同》一份,合同約定:租賃期限從承租房屋交付申請人起算共計12年,租賃范圍為影視大廈一樓全部門面房,租金按每平方米460元/年,以實際交付房屋面積計算,被申請人承諾此前申請人所交92萬元及其產生的利息,用于抵頂該房屋租金,抵清后不足者再由申請人交納。但被申請人至今未能交付承租房屋,故申請人要求漢中仲裁委裁決確認申請人與被申請人于2013年12月26日簽訂的《房屋租賃合同》合法有效。

【爭議焦點】兩份合同上的法定代表人簽字蓋章是否真實有效?申請人認為:兩份合同是該公司前任法定代表人簽字并蓋有該公司印章,其行為是職務行為,法定代表人代表公司從事民事活動,且雙方簽訂的合同條款主體適格,權利義務明確對等,意思表示真實,不違反現行法律法規,無合同法禁止條款和第52條規定的無效情形,合同內容真實有效;被申請人法定代表人雖被公安機關審查,不能出庭,但對涉案合同及票據上單位蓋章及法定代表人簽字的事實,被申請人出庭人員無反駁證據予以否認,也應確認兩份合同真實有效。被申請人認為:該公司從未與申請人簽訂過《投資租賃合同書》和《房屋租賃合同》,合同上所蓋公章均是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個人行為,其與他人簽訂的合同均未通過公司相關人員,公司的其他人員均不知曉;被申請人從未收到過申請人所支付的租金。該筆租金也從未進入被申請人的賬戶,也未經過被申請人的財務,且該租金是否支付給法定代表人也不知曉,無銀行轉賬憑證,僅有收條無法判斷是否已經履行了租金支付義務;被申請人的法定代表人已經涉嫌犯罪,被公安機關立案偵查,案件正在偵辦中,在簽訂合同時,被申請人的法定代表人實施的行為是犯罪行為,根據《合同法》第52條規定,以被申請人名義與申請人簽訂的合同應當是無效合同。

本案所依據的法律條文《民法總則》第六十一條規定:依照法律或者法人章程的規定,代表法人從事民事活動的負責人,為法人的法定代表人。

法定代表人以法人名義從事的民事活動,其法律后果由法人承受。

法人章程或者法人權力機構對法定代表人代表權的限制,不得對抗善意相對人。

第六十二條規定: 法定代表人因執行職務造成他人損害的,由法人承擔民事責任。

法人承擔民事責任后,依照法律或者法人章程的規定,可以向有過錯的法定代表人追償。

《合同法》第五十二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無效:
  (1)一方以欺詐、脅迫的手段訂立合同,損害國家利益;
  (2)惡意串通、損害國家、集體或者第三人利益;
  (3)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
  (4)損害社會公共利益;
  (5)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

【仲裁庭評議】本案在開庭時,被申請人的確對兩份合同上法定代表人的簽名及公司印章是否真實提出過質疑,仲裁庭當庭要求其庭審后三日內提出書面鑒定申請,但被申請人并未在規定時間內提出書面申請。因此,無證據否定其合同上所加蓋印章及簽字的真實性。本案申請人與被申請人之間的租賃合同法律關系,其法定代表人個人無論構成何種犯罪,依據《民法總則》第六十一條、第六十二條關于職務行為的責任承擔之規定,均不會影響本案基本法律關系的成立。同時,涉案合同也不存在《合同法》第五十二條規定的無效情形。故被申請人之觀點仲裁庭不予采納。關于四張收條上顯示的92萬元的租金是否實際繳納與兩份合同的效力仲裁庭認為,92萬元租金是否已經實際繳納、是否進入公司財務賬戶,是涉及合同是否實際履行的問題與本案審理的范圍無關,仲裁庭對此不作評判。      

                                (信訪監督部部長:劉艷)

?海拾貝

公章、合同專用章、財務專用章均可用于簽訂合同?

從監管角度上看,公司的各種印章尤以公章、合同專用章、財務專用章最為重要,故法律才強制要求上述三種印章的刻制需要公安機關的審批備案。在合同締結中,是否三種印章均可用于合同簽訂?作為市場交易的主體,這是一個必須清楚的問題,可以避免不必要的法律風險。

合同專用章:顧名思義,通過用于企業合同的訂立(部分企業在某具體項目合同的訂立中,會使用專用于該項目的項目專用章),企業使用合同專用章簽訂合同,自無疑問。

公章: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在審理經濟糾紛案件中涉及經濟犯罪嫌疑若干問題的規定》,公章和合同專用章并列使用,故在合同的簽訂中,兩者具有同等的法律效力。

財務專用章:一般用于公司票據(如支票)的出具,但實踐中,不少商事主體因各種不同的原因,會出現使用財務專用章簽訂合同的情形,裁判實踐對于該情況的態度也已漸趨明確。

一般認為,財務專用章有專有功能,為財務專用。最高院法官對此問題是這樣回答的:“簽訂合同應當使用公章、合同專用章、有特定用途的只能在特定業務上加蓋,不能用于簽訂合同。例如財務專用章、物流專用章是肯定不能用于簽訂合同的”。這一觀點也與裁判實踐中所普遍采用的觀點是一致的。

但不認可財務專用章用于簽訂合同,不等于加蓋了財務專用章的合同一定為無效。一方面,蓋章并非書面合同成立的唯一要件,當事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有權代理人)在合同上簽字或者合同約定簽字生效時,合同并不會因為加蓋的是財務專用章而無效。另一方面,如果一方當事人在簽訂合同之前已經履行了合同的主要義務且對方已接受的,合同此時業已成立,加蓋財務專用章不會影響合同的效力。

現代公司治理制度要求企業必須建立完善的印章管理制度,明確企業內部印章的用章流程,同時嚴格限制私帶印章外出或在空白信箋、介紹信、合同上蓋章。此外,當事人在訂立合同時也需要謹慎審查,確保印章的正確使用,發現有印章假冒情況,應立即收集證據材料,及時尋求法律途徑解決,避免損失進一步擴大。

 

 

地址:漢中市風景路東段市建筑學會院內 電話傳真:0916-2626512 2626403 2240199

版權所有 漢中仲裁委員會 ICP備案編號:陜09048290號

江西快3 500期走势 捕鱼达人2破解版1.7 红牛国际娱乐 三公棋牌游戏可提现 11选5任七技巧 齐齐乐捕鱼红包版 彩无敌河内5分彩计划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 乐虎国际电子游戏官方微信 双色球怎样买中奖率高 设胆是什么意思